千雅【闭关修炼

噢对,喻文州我老公,王杰希男朋友,我爱时分,还和小金刚有一腿,不接受任何反驳就这样。

全职的霍格沃茨日常(3)

*注意:内含修伞高虐自己喻黄高糖!

*如果和我站的不是同一个cp,就请向下滑找到想要观看的位置就好啦
黑喂狗!

(7)并没有几个人认真看的魁地奇比赛

   又是一场漂在空中的魁地奇。格兰芬多的院长张佳乐这么想着,盯着天上骑着扫把的几名学生神游着。


  并不是他对这魁地奇没有意思,而是————昨天晚上…他和孙某同学干一些坏事直到天空微微发亮才停下,本来大孙是想帮他请假的,愣是被张佳乐阻止:“要是我这个院长都不到场的话!还指不定斯莱特林那群毒蛇会怎么对待我的小狮子呢!你不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不行!我必须要去!十包零食也不可以!”

孙哲平没辙,只好悄悄从观众席跑到张佳乐旁边去,讨好似的扯了扯他的袖子:“教授…你还好吧。是不是又疼了?”

是的,师生恋。张佳乐没好气的给他翻了一个白眼,压低了声音:“亏你还知道!”


身为老虎形态的阿尼马格斯,韩文清坐在背后听到的全程,打了个恶寒后视线悄悄飘到了正骑着扫把躲在场外决定算计人的斯莱特林四大心脏之一的张新杰身上。


想什么呢。韩文清虎着脸摇了摇头,吸入一口冰冷的空气,见叶修没有到场:“叶修呢?”


校长冯主席说:“应该在陪那只幽灵吧。话说那只幽灵也真够倒霉的,到底得罪了谁才会用法器收着他的灵魂,只有在月潮的时候才能被放出来啊。叶修都和他八九年没有见过面了,黑魔法防御的助教苏沐橙还悄悄哭过呢。”


好吧,整个霍格沃茨,只有叶修和苏沐秋最虐了。


(8)霍格莫德


    三年级的学生们在周末一般都会跑去霍格沃茨下方的小镇,当苏沐秋和叶修还是个学生的时候,经常会逃课钻密道去霍格莫德的蜂蜜公爵糖果店买上几大袋糖果,再去酒吧里喝杯味道奇特的黄油啤酒,就当做是受惩罚时的安慰。


“怪味豆。”叶修用魔杖指着密道前的雕像挥了挥,从地上的石砖抽出一块。洞口就在叶修面前,他与苏沐秋对视一笑,先跳了下去。


这个密道是通往霍格莫德村庄里面的,他们两个脚一着地就朝着蜂蜜公爵的糖果店跑去。


“巧克力蛙,比比多味豆,蟑螂团,会爆炸的夹心糖。”叶修对着糖果匣子的名字念了一边,看向苏沐秋:“你一个也吃不了。”

苏沐秋:“呵呵。”

当叶修和苏沐秋拎着一小袋糖果出蜂蜜公爵糖果店时已经是夜晚了,他们继续在被大雪覆盖的霍格莫德走着,一人一幽灵沉默着在路上留下一串脚印,又逐渐被大雪覆盖。叶修的头发上与巫师袍上都铺满了细细碎碎的雪绒。

他突然停下来,转头看向漂在他身边的苏沐秋。

叶修说:“你说,我们这样算不算一起白头?”

其实苏沐秋已经成了灵魂,雪花都穿过了他的身体,叶修在时间的流逝中变化了很多,而苏沐秋依然是那个调皮捣蛋的拉文克劳六年级,早早就获得梅林一级徽章的巫师,永远都保持这个模样不变。

苏沐秋刚想开口说些什么,耸立在霍格莫德的大钟就开始敲响,叶修朝着那看了一眼,再回头时苏沐秋早已化做灰尘回到他本该待在的地方。
 
“……骗子。”叶修说。

叮叮当当,午夜的时钟已敲响。
叮叮当当,那令人沉沦的美梦就要醒来。

(9)信鸽情书

第二天的下午第一节课就是黑魔法防御课是蛇院和狮院的三年级一起上的,蛇院级长的心脏学霸喻文州,用过午饭就来到教室,只看见身穿狮院的校服的一个人趴在桌子上发呆,对着他露出一个金黄色的小脑袋。

喻文州:“黄少天?”

他似乎没有料到居然会有人比他早来,而黄少天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手忙脚乱的站起来,举起魔杖做了一个大大的行礼:“叶修教授好好好好好好!!!”

喻文州被他的样子逗笑了,也举起自己的魔杖朝他行了个礼,“嗯,少天先生好。”

听到不是叶修的声音,抬头看见喻文州的面容,这让小霸王黄少天立刻红了脸,手忙脚乱地放下魔杖,不知所云:“文州先生早,今天真是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的一天是吧,你也来这么早啊呵呵!你吃了午餐吗今天餐厅有特供白斩鸡,还有还有,你喜欢……”

黄少天看见喻文州笑眯眯的样子,硬生生地把接在“你喜欢”后面的“我吗?”给捏碎藏在喉咙里。

“你喜欢…白斩鸡吗,很好吃的。”

喻文州说:“我喜欢,很好吃呢。”

叶修不知什么时候带着一大堆三年级的格兰芬多学生走到了前面讲台上,叫着黄少天的名字。

“那那那…我先走了!下…下次再见!!!”黄少天似乎是落荒而逃,一溜烟就不见了影子,害得围在一起喝午茶的画像们都被吹走几只,有个白头发的画像老太太摇着头又重新加了杯茶:“现在的年轻人啊,又急又吵,那男孩子跑步还要说话。真是年轻无极限啊。”

噢?喻文州被画像的话语吸引过去,文质彬彬地朝着画像里的老太太行礼做自我介绍,绕了好几个弯子才转移到正题上。

“女士,您能告诉我那个刚刚跑过去的龙族男孩到底说了什么吗?”

…………

黑魔法防御课。

黄少天无聊地转着自己手上的魔杖,用余光悄悄地望着坐在旁边的喻文州,又做贼心虚的收回视线。

“黄少天。”听到喻文州悄声叫他,他立刻回头。只见喻文州手心上捧着一只白色的千纸鹤,笑着朝它吹了口气,那千纸鹤就像有生命一样朝他飞了过去。

将千纸鹤打开一看,染着黑色的墨水花体字缓缓现形,黄少天在心里默读;
今天三楼的画像夫人听到你说:“什么时候和喻文州说声告白呢?”
我回答她:“现在就可以了,只是他太害羞了。”
 
黄少天红了脸,直到一节课结束后依然没有消退下去。喻文州等下课后,撑着脑袋笑吟吟地对黄少天说。

“什么时候才和喻文州在一起呢?”

【王喻情书集】见字如面·第一封信

  蓝雨队长喻文州收。

令我思念的喻文州:
  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自从赛季结束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现在赛季刚刚结束,正是队长最忙的时候,两个月忙下来似乎连一个电话都没打过。此时你肯定觉得收到一封非常奇怪的信吧,都什么年代了还用书信?

  在这个科技发达的年代,为什么不用视频电话?啊,其实我有点小小的私心。我们经常错过时间不能视频,连发消息都至少等半个小时后才会等到一条消息。你在这信纸上能看见我想对你说所有的话语,也可以属于我们彼此的情趣,希望你能够喜欢。

  我好想你。虽说北京离广东也不远,1960公里,坐高铁飞机顶多四个小时。1440个小时与你相隔了几个城市,纵使在某一个瞬间想起你的眉眼,在夜深人静的夜晚,翻身想搂住你时却摸到一片冰凉的被褥。

  怎么办?真的好想将这段难熬的异地恋结束,能够在早晨你睁眼的第一时间吻住你,能在晚餐后拉着你的手在路径上走上一圈,也许我们还会领养个孩子,一起见证他的成长,说不定以后也加入了荣耀职业圈,拥有你如妖的谋略,也有我魔术师的操作,这样荣耀又会想死当年被王杰希和喻文州的恐惧,想想就好笑,哈哈!

  蓝雨的常规赛赢了,我看见了。恭喜,同时也在我的意料之中,毕竟能断微草连冠的可不是一般的团队能做到的。只能祈祷我们别被一起抽到,在现场上面对面的打比赛。如果真的被抽到了…文州,你觉的我是会放水的人吗?

  对了,你送给我的猫被我养肥了好几圈,都穿不下之前买的衣服了,圆滚滚看的就令人发笑,是时候让他减肥了。你呢?蓝雨的食堂可是出了名的好吃,你会不会也胖了好几斤?胖点也好,抱着也舒服,看到这你肯定骂我双标啦,对吧。

  我们都是很理性的人,就算大脑被欲望支配时也不会说出那三个字,这次我打破自己的常规。所以,亲爱的喻文州,你看好了,我只说一次: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我还是说了三遍,因为我发现一遍不足以表达我对你的爱意。当然,三遍也不足,如果可以,我能写满一整张信纸。我无法向你保证陪你到永远,那时间太长了,我们凡人之躯了承受不了时间的伤害,我只能保证,在我的遇见你以后得所有时间,我唯爱你一个。

  这时候你肯定猜到我会脸红,嗯,我承认。就算是刚刚出道第一次打比赛都比这个轻松,可我还是写了这么多。至于为什么……文州,你就别装傻啦,请看上面的写了三遍的三个字,我是不会再写了的,拿王不留行发誓!

  已经写完了两张纸了,我也该结束了,可我舍不得,一想到你仔细地看着我的信,我就像初恋的小伙子一样紧张。

  真的写不下了,那我就用一句话总结吧——我爱你。

  王不留行没就没了吧,我有喻文州就行了。
                                         王杰希
                                          9.23

假期就过了一半了呢…
说好的疯狂轰炸似乎要在假期的下一半才会放出来
ps:辣鸡导出文字!!!

【盾冬】专业发糖七十年(7)

*高能预警:

*女装大佬上线

*贾维斯上线

*完结撒花~



35.
“???????”巴基巴恩斯敢发毒誓,这是他灾难一生变的最紧张的一次。就算被九头蛇拉去洗脑机上都没那么紧张过。

娜塔莎勾唇一笑,笑眯眯地道:“哎呦,还不知道?队友们看你两的相处方式都替你们急,就直接替一手操办了这场婚礼。”

巴基不知道该说什么,张了张嘴对着她说:“谢谢。”

“谢什么?”黑寡妇笑眯眯的扯了扯他的头发;“好歹我也算是你半个娘家人,出嫁这事肯定是我要帮你的,所以——你要穿婚纱还是晚礼服去?娘家人可以帮你参考参考。”

巴基巴恩斯:“……”

36.
“托尼…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你是说,结婚?”史蒂夫罗杰斯的笑容开始僵硬起来。讲真,托尼第一次看见这种几种复杂的情绪混合在一起的微笑,能做出这种表情的似乎也只有他。

托尼说:“对,你没有听错,结婚。”

“我不想结婚,我也不想要一段没有感情的婚姻。”史蒂夫看起来生气极了,连声音都严肃了起来,“我是个要对世界负责的人,如果我现在结婚了,那……”

托尼打断他:“噢,那把你和冬日战士的婚礼取消吧,你说怎么样?”

37.
“不,不要取消。”
巴基拉住娜塔莎的手臂,面色尴尬的看着自己面前一排的婚纱晚礼服,闭着眼睛随便选指了一个。

“emm,你确定?”耳边传来娜塔莎调笑的嗓音,巴基睁开眼,发现自己正指着一件非常暴露的红色长裙。

“不要这个。”他说,知道自己斗不过大名鼎鼎的黑寡妇,只好妥协穿上了娘家人为他挑选了婚纱。

38.
“不得不说,你穿上这衣服,真的…emm…”

“特别难看?”

“不。”托尼摇头道,“很帅,贾维斯帮我把队长拍下来,然后发到推特上去。”

贾维斯的电子音响起:“好的先生,推特已发送。”

“行了,我们可以去婚礼地点了。”

39.
“道上闻风丧胆的冬日战士穿上女装居然毫无违和感?哈,我说,你下次就穿这个出任务吧,估计敌人看见你连枪都不会握住了,效果觉对一级棒!”

“闭嘴。”冬兵冷冷地瞥了黑寡妇一眼,看向镜子里的自己——好样的,这回成女装大佬了。

娜塔莎完全没把他说的话当回事:“我是真的舍不得你嫁出去啊,身为你的娘家人,还要看着你出嫁,你明明是我前男友。”

巴基歪了歪头:“噢,我不记得了。”

“那你记得谁?”
“史蒂夫罗杰斯。”

黑寡妇装作心痛的样子捂着胸口,“噢我亲爱的…我们爱情巨轮成为泰坦尼克号的那一天,居然是我发现我的男友是个深柜!”

巴基巴恩斯:“……”

40.【结婚+完结撒花】
“我史蒂夫罗杰斯,请你巴基巴恩斯,做我的心脏,我生命中的伴侣和我唯一的爱人。

我将珍惜我们的爱情,爱你,不论是现在,将来,还是永远。

我会信任你,尊敬你,

我将和你一起欢笑,一起哭泣。

我会忠诚的爱着你,

无论未来是好的还是坏的,是艰难的还是安乐的,我都会陪你一起度过。

无论准备迎接什么样的生活,我都会一直守护在这里。

就像我伸出手让你紧握住一样,

我会将我的生命交付于你。”

“请问巴基巴恩斯,你是否愿意与我结成伴侣。”

“我愿意。”

END

如果lof手下留情的话,应该会放盾冬的女装play嘻嘻嘻

各位都知道初三是很重要的一年对吧(*ฅ́˘ฅ̀*)♡

现在我是半退状态啦,开启闭关修炼的模式,手机过几天就要上交给国家了!也许会在国庆轰炸更文~然后又成死人(*꒦ິ⌓꒦ີ)

然后是重点!跪求各位小姐姐小哥哥别!点!取!关!

好啦~最后一句晚安~么么哒!感谢一直陪我的你们(*ฅ́˘ฅ̀*)♡

【修伞】不知来世再彼此相逢,你是否还能记住我是谁(2)

(3)若这是梦,若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那么请让我不要醒来。

  一叶知秋好不容易睡着了,却又被人吵醒了。

  “阿叶… …”脸颊被一只手捏着,耳边正响起熟悉的声音。
  “阿叶… …不许睡啦!”
 

  是…是谁?谁这么大胆。一叶知秋皱了皱眉,拍开了在他脸上作乱的手,果然安静了下来。

  一叶知秋正满意这个音量时,鼻子倏地被人夹住,嘴巴被人捂住。一叶知秋立刻睁开眼想杀了那人。

  秋木苏正笑嘻嘻地捂住他的口鼻,见一叶知秋睁开眼,立刻放开了他:“哎呀,终于醒过来了,我还以为你要睡到一万年后呢。”

  一叶知秋不可置信地抚摸上了他的脸,紧紧地抱住了他,将眼睛埋在秋木苏的肩膀上,无助地反复喊着:“小苏,小苏…”

  “在呢。”秋木苏朝着他露出一抹笑容,用食指轻轻顶了一下一叶知秋的眉心,“又做什么噩梦了?要不要晚上我陪你睡?”

  一叶知秋还是紧紧地抱住他不放:“小苏,我好久没有见到你了。”

  秋木苏说:“好久是多久?”

  “有八百年了。”

  秋木苏愣了一会儿笑着说道:“是好久了,我们还没有分开过那么久呢。”

  一叶知秋终于松开了秋木苏,却还是抓着他的手腕:“什么事…?”

  秋木苏笑着道:“昨天你偷学那些小少爷的招式被发现了,堂主找你罚跪呢,没事,我已经替你跪过了。”

  一叶知秋摸了摸秋木苏的头,看向堂主房间的方向,眼神凉薄,带着一股浓浓的杀气。他说:“没事,我去见见他。”

  堂主的房间在西边的三楼,离他们不算太远,一叶知秋想了想还是打算让秋木苏在门口等他… …毕竟小孩子还是见不得血的。

  堂主一见一叶知秋走进来,立刻就将手边的镀金茶杯扔向他,骂骂嚷嚷:“一叶知秋!我告诉你,你和秋木苏就是殿下可怜你们才带回嘉世做低等下人的!你们就是嘉世的一条狗!不是让你来学… …啊——!”

堂主的话说到一半,肩膀就被刚刚摔成碎片的杯子刺穿了一个洞,而肩膀里面的玻璃还在用向外扩大的力道撕裂着他的肩膀。

  一叶知秋在刚踏进门槛的一瞬间就用妖力部下了消音的法阵,确定门外的秋木苏和任何人都是听不到后便放心动手了。他将握成拳的手抬起,放在脸色苍白咬牙忍痛的堂主面前,接着他——将手指一只一只地打开,对应手指的玻璃也向外划着。

  他露出一抹笑容:“堂主…您说什么…?我没听清呀,您说我和小苏是什么…?”

  “一叶知秋——你!你大胆啊啊!”

  一叶知秋依旧微笑着移动自己的手指,在几次折磨后还是将所有瓷片都涌到了堂主的喉咙管才抽出来。

  虽然目前还死不了,不过也快了。一叶知秋最后看了一眼倒在血泊里的堂主,走出他的房间,嘴角还带着一抹笑,他朝着秋木苏伸出手:“走吧。”

  秋木苏将手交到他手中,可在下一秒,几条血红的丝线绕过一叶知秋正中他的心脏… …再从喉咙里抽了出来。

  一叶知秋满眼通红,他狰狞地回过头看向半死不残的堂主,妖里爆涌,将大笑的堂主的身体四分五裂。

  阿叶… …,秋木苏抓住一叶知秋的袖子,因为声带已经被损坏了的缘故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朝着他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然后…  …死在了一叶知秋的怀里。

——————
感谢各位的观看,如果不建议的话~小红心小蓝手关注来一波(*ฅ́˘ฅ̀*)♡
而且…我是不是把老叶写成病娇了??

【修伞】不知彼此再重逢,你是否还能记住我是谁(1)

狐妖小红娘的私设+ooc
小学生文笔见谅(*꒦ິ⌓꒦ີ)

————————————

(1)不知彼此来世再相逢,是否还能记住我的面容?

  落在地上的枯叶突然被沾上还温热着的鲜血,白袍被满目的红染上。秋木苏在渐变成模糊的眼眶中看见了扔下却邪朝着他奔来的一叶知秋,他的眼中带着秋木苏从未见过的慌乱与无助,跪在秋木苏的身边,双手颤抖着捧着他的脸。

他在说什么…?听不清了。秋木苏这样想着,却朝着一叶知秋露出一抹温暖的微笑,用自己最大的力气抬头——用带着血的唇瓣吻向了一叶知秋的嘴。一叶知秋只能感受到浓浓的铁锈味,其他的感官似乎是被这味道给掩埋掉了。

  “一叶…知秋,你说…来世我们若还是再相见…你,你是否还,会认…认,出我是…谁?”

  一叶知秋满眼猩红,靠着他的额头:“会的,会的,石不转马上就来,你坚持住,别离开我,不许离开我…”

  “老叶,我们,可没有…在苦,情树下许过…愿。”秋木苏却轻松地笑了起来,笑到一半就咳起嗽“我从,小就被家…族利、利用,现在,倒是、解脱了…老叶,我好困…”


  “不行!不可以闭上眼睛!看着我!你要是敢离开我!我就为你屠遍这天下之人!杀遍这世间万物…不…我不许你走。”一叶知秋说到最后,居然还带上了哀求的情绪,他见秋木苏咽下着最后一口气,原本神采奕奕的眼睛也变得黯淡无光。

  他颤抖着放下秋木苏的尸体,在他还带着一丝温热的唇上留下一吻。站起身来,眼中只带上了浓浓的杀意,咬牙切齿道:“这些人…我要让你们为他陪葬!”




(2)我等你八年、八十年、八百年,只要结果换来的是你的一抹笑颜,多久我都会等。


  “我要…让你们为他陪葬!”


  又是…又是这个梦,苏沐秋是从噩梦中惊醒过来,大口地喘着气,朝着窗外的天空看去,灰蒙蒙的带着一层薄雾,太阳还没出来。


  苏沐秋几乎每天都会做梦,有时梦境里的人只有一个像是七八岁却又看不清脸的小孩、有时又是两个年纪才及冠的少年,可要属做梦做的最多的场景,就是这个一身黑衣的男人一身杀气的拎着一把黑色长枪朝着他走过来,他丝毫不意外——看不清脸。

   苏沐秋摸着额头冷汗从床上爬起来,才七点,他用袖子擦干脸上的汗,开始换衣去学校。


    似乎,又是平淡无奇的一天。


  苏沐秋笑吟吟地与他打招呼的姑娘们点了点头,转身后笑容就消失了。

  他掐着点进了班,前脚刚夸进门槛,上课铃就响了起来。班主任身后还跟着一个脸色苍白的男孩,校服松垮垮的穿在身上,腰上好像好像绑着什么东西,露出一抹青灰。

  他在班里扫视了一圈,看见苏沐秋时,眼睛倏地一亮,随后又暗下去,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我的名字是叶修,今年才转学来这里。”他的声音很好听,可苏沐秋听到这个声音后却身子一僵,不可置信的抬起头看他。

——这个声音…在他的梦里听过了无数次。






大家多多点赞+评论哦!我很好勾搭的qwq评个论就会一起玩啦*٩(๑´∀`๑)ง*

许愿紫薇软剑!许愿圣火令!
(他们肯定是不会来的~会来的话我日更五篇~再把新文给发上来( ˶˙º˙˶ )୨)
(似乎给自己立了个Flag…?)

全职的霍格沃茨日常(2)

(4)关于楼梯

  关于霍格沃茨的楼梯,已经是格兰芬多二年级的孙翔,楼梯转移的时候会朝着那边走还是分不清。

   本要去二楼上叶修教授的黑魔法防御课,却转进了三楼的霍格沃茨历史上最凶的韩文清教授的办公室,被一顿炮轰格兰芬多扣十分后被踢出办公室。

   好不容易根据会动的画像提示回到二楼,接着又被顶着嘲讽脸的叶不羞讽刺一通,还被安利了一款增加智商的饮料。

   故事的结局就是格兰芬多扣掉20分,可怜的羊习习吃过晚饭后蹲在没人的楼梯上掉金豆豆。接着楼梯一转——孙翔发现自己又双叒叕迷路了。

   问了一下高傲的画像后,才得知自己到了拉文克劳的寝室门口,由于最近的魁地奇比赛格兰芬多赢下拉文克劳两大学院都闹得有点僵,见到对方都恨不得给一个阿瓦达。孙翔刚踏出一只脚又立刻缩回去咽下一口口水转身就想跑。可是楼梯又成了只剩下他脚下几层灰格子。

  “…迷路?”

  孙翔僵硬地转过身,牙齿发颤:“是…是啊。”身后站着的是一张带着看起来无害微笑的漂亮脸庞,而孙翔微微一愣。

   妈呀!!!拉文克劳四年级的级长!霍格沃茨第一美颜!周泽楷!!!

  孙翔并不觉得自己给周泽楷带上这么多的头衔有多么的不妥,后退一步,没站稳,差点摔下楼,幸好被周泽楷及时拉住了手。

  被周泽楷救了一命的孙翔并没有心怀感激,而且非常警惕的盯着他看;“要命没有,要金加隆(巫师的钱币)也没有!”

周泽楷依旧是笑着问了一遍:“…迷路了?”

(5)关于学院级长们之间友谊的小船

  孙翔最后还是非常怂的被周泽楷拉出去接受众人的目光洗礼。把孙翔带到格兰芬多的寝室门口。

  周泽楷说:“…口令?”

  每个学院的寝室都有一个只有自己学院的学生才能知道进入房间,而守护着这些房间的就是挂在墙壁上的壁画们,只有通过对暗号(✘)才能进去。

  然而羊习习说话并不经过大脑,眨眼就把格兰芬多的小伙伴给卖了:“口令是喋喋不休。”

守门的画像,听到这声相当于“芝麻开门”的口令直接诺开画像,给他们让了一个门出来。

正好从门里面钻出来一个灰色的幽灵和一个金发金瞳的男孩子,他嘴里还念念有词;“好你个皮皮鬼居然暗算我!看本剑圣不把你分成三分被家养小精灵当成垃圾回收走!三段斩突刺看剑看剑看剑!有本事你别跑啊!”

他先追着皮皮鬼跑过了周泽楷孙翔二人,余光看见他们后又倒退跑回来“咦…咦?周泽楷你居然有空来我们格兰芬多这里?学校发生什么大事了吗我刚刚才把新生带回去要集合了吗那你等等我我换套衣服就走…”

周泽楷说:“…没事…”

那个金发金瞳的男孩子就是格兰芬多的四年级级长和霍格沃茨校园报的主编黄少天,虽然这校园报因为废话太多,除了一、二年级的小萌新们会买两份看看之外,其他年级的学生们对于校园报一点兴趣都没有。

黄少天看了看周泽楷,又看了看他背后的孙翔:“噢我知道了,送迷路的同学回来是吧那你进去吧下一堂课是叶修BOSS的黑魔法防御课来着的,你记得给我开小灶啊!”

周泽楷:“…不给。”

(6)关于幽灵

  叶修结束了一上午的课后,心情愉悦地走进了大厅中,路过斯莱特林的餐桌居然还向学生们问好。

  斯莱特林桌的肖时钦立刻抓住张新杰的袖子:“你说叶修今天是不是脑子被巨怪(一种智商非常低的魔法生物)亲吻了一遍?今天格兰芬多的黄少天都把周泽楷的呆毛给变没了,叶修居然没给格兰芬多扣分?!”

    张新杰:“呵呵。”

  让叶修今天心情这么好的,其实是一只幽灵,他见到叶修从门外进来后就在他的位置等他了。

  见他说道:“老叶你来晚了,我都等了好久了。”

  叶修回答道:“你也知道的,现在的学生们可不好伺候。”

  他笑着说:“哎,哪有你难伺候啊,天天叫我满世界的找稀有材料,”

叶修说道:“那不是你送给我的吗,我当然要你送全套啊。”

那只幽灵没有回话,只是笑着看着叶修,叶修同样没有说话,也笑着与他对视着。

  最后是叶修打破他们两个安静的气氛:“好久不见了,苏沐秋。”

  被叫做苏沐秋的幽灵耸了耸肩:“是好久不见了,叶修。”

  他们两看着对方一起说道:“我很想你。”


作者有话说:
呜呜呜我在全职最大的心结就是伞哥了QAQ虫爹亲爹居然把我的伞哥弄死了哭死我了(*꒦ິ⌓꒦ີ)

我不管我就是要把伞哥弄成幽灵我不管呜呜呜!

全职的霍格沃茨日常(1)

《全职的霍格沃茨日常》

(1)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杜明在那堵红漆砖块墙站了许久,又不死心地抬头望了望标着8号和9号的站台,最后又一次拿起手中的白色信纸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

亲爱的杜明先生:
     我们愉快地通知您,您已获准在霍格沃茨魔法学院就读。随信上所需书籍及装备一览表。
    学期定于九月一日开始,请您带好行李在车站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出发。”

  他深吸一口气,闭着眼睛冲进那一座快要塌陷的红墙中。

  “哎呦!”杜明睁开眼,发现自己手中的推车撞上了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姑娘身上,肥胖的猫头鹰快从半开的笼子里飞出来。

  杜明刚张开嘴巴抱怨一句,但是看见转过身的女孩,直接惊的咽了口口水——她有着一袭齐肩的棕色短发,蔚蓝色的眼睛中带着浓浓的… …嗯,不屑?她狠狠地瞪了杜明一眼,扬着下巴竖了根中指,转身走进了火车车厢中。

  杜家小公子的大脑立刻就被句“好漂亮好攻好不做作的女人,和外面的清纯女巫完全不一样!”就像某站的弹幕一样还带各种颜色,最后直接刷屏,直到屁股被推车撞上,直接五体投地趴在地上才回过神。

  乔一帆见撞上了人,立刻道歉,扶起杜明“对对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还好吗!”

  杜明抬起头,鼻孔中流下两行鼻血,眼半天都凝聚不起一点神态,乔一帆以为自己撞傻了个人,等杜明跪坐在地上时,乔一帆才听到他微弱的声音:

“我恋爱了…”

乔一帆在这吵杂的环境中没法听清,提高音调拖长了音:“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杜明突然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子,用一种全车站都能听见的声音回答了他:“我恋爱了!!!”

接着,整个车站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盯着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长石椅上的杜明,暗暗地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的脑壳。

(2)霍格沃茨
   卢瀚文一下列车就被夜里的寒气使着打了个寒战,接着就听见一声非常雄厚的低音:“一年级的小萝卜小土豆小白菜小苹果们!看这里!到这里,跟我走!”
 
  小…小土豆小白菜小苹果???卢瀚文眼角抽搐,朝着声源处望去。是个整个身子都包裹在黑袍子中的怪人,正举着一个像铃铛又像油灯的东西在手中摇着。

   当一年级生都挤在他旁边时,他才露出一抹露齿笑,摘下黑色的帽子,转身领着他们走进了一条陡峭狭窄的小路走下坡:“拐过这个弯你们就可以第一次看见霍格沃茨了!”

  狭窄的小路尽头突然出现了一片黑色的湖泊,湖对岸高高的山坡上耸立着一座巍峨的城堡,城堡上塔尖林立,一扇扇窗口在星光下闪烁着。
 
  魏琛帮新生们安排好小船,卢瀚文看见这城堡愣了一会儿,回过神四处望了望,船支基本上都做满了,只剩下最前面魏琛的船上有一个空位。

当魏琛接完了一年级新生后举着煤油灯在气喘吁吁地划着船时,卢瀚文非常怀疑他马上就要把这艘船弄翻了,他忐忑地喊出声:“前,前辈!你为什么不用船桨划船!”
 
  魏琛在前面摇了摇头,用一种很奇怪的语气说道:“因为我划船只靠浪啊。”

  卢瀚文:“????”出去我要举报霍格沃茨虐待学生。
 
  不是非常怀疑,而是船的半截身子已经进入了湖面里。卢瀚文紧张地抓着魏琛的大袍子,两只脚吊起悬空在船的外侧,泪眼汪汪,咬着下唇苍白着脸盯着黑漆漆的湖面。
 
  和卢瀚文同船的还有被誉为巫师天才的高新杰,他苍白着脸盯着即将要翻的木船,缩着脖子咽下一大口口水。两人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同样一句话——下次见到魏琛就绕路走!

  最后上岸时,魏琛第一个跳下船,同样苍白着脸,插着腰朝着刚刚呕吐完了的高英杰和卢瀚文点头:“很好,你们两个小土豆小萝卜已经通过老夫的考验了,祝你们在霍格沃茨愉快!我们下次再见!”

  高新杰卢瀚文本就苍白的脸更加苍白了,他们对视一眼——“还有下次?!”

城堡大门缓缓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身穿黑色长袍撑着伞的黑发男子。魏琛朝他喊了一句“老叶!”,又比了个手势。男子点了点头,带着一抹笑容看向密集的“小土豆小萝卜小白菜们。”

  “呦。”他笑道:“新生耶。”

分院仪式(3)

  一年级入院第一步——分院啊!

早在几年前把本是拉文克劳的王杰希分到格兰芬多后就产生了浓浓的自我怀疑,好在王杰希死不进格兰芬多才挽回了一场大灾难。

身为霍格沃茨的校长,冯宪君非常敬业,每次分院都在旁边问学生的意愿,所以被各个学生们尊称冯主席。他念着长长的新生名单,看表情是要昏古七的样子。

“包荣兴。”冯主席念完这个名字后立刻灌了一杯水下去,一个男孩子蹦蹦跳跳地跳上来,冯主席刚拿起手中的分院帽想要放在包荣兴的头上,他就太过欢脱的摔在冯主席面前。

他鼻青脸肿地爬起来,乖巧地坐在椅子上双眼发光地盯着冯主席。分院帽在包荣兴头上待了一会儿,张开它那不像嘴巴的裂缝:“格兰芬多!”
 
  格兰芬多的餐桌立刻鼓起掌来,冯主席含着水低下头看着包荣兴,哪知道包荣兴看着他问了一句:“冯主席,你是什么星座的呀!”

  冯主席嘴巴里的水直接喷出来,直接把包荣兴推下椅子,进了格兰芬多的桌子上。

“咳咳,唐柔。”杜明盯着上台的小姑娘,眼睛“噌”一下就亮了起来。紧张地抓着手上的袖子。盯着唐柔不能放,当分院帽盖住他眼中的视线。

  杜明念叨:“格兰芬多格兰芬多格兰芬多!”
 
分院帽也念叨:“不不不,赫奇帕奇赫奇帕奇赫奇帕奇!”

“格兰芬多格兰芬多格兰芬多!”

分院帽最后也那他没辙,只好宣布:“格兰芬多!”

杜明得到答案一下就甩开分院帽,朝着格兰芬多的阵营大步走,坐在唐柔旁边献殷勤。

唐柔看了一下红着脸还傲娇着的杜明,又看了看自己桌上堆成一大堆的小山:“神经病啊?”

TBC

————————
@略略略 和这位小水军一起想出来的梗嘻嘻
某些地方借鉴了原著与一篇我喜欢的文章。
记得留下你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噢!多留言也好qwq
欢迎催更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