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星✨【闭关修炼

噢对,喻文州我老公,王杰希男朋友,我爱许墨,还和李泽言有一腿,不接受任何反驳就这样。

【盾冬】The Dancing·(完结)

完结篇·人散

史蒂夫是在复仇者联盟的昆式战斗机上醒来的,他坐在角落里,低着头没吭声,就像没有这个人存在一样,就一直坐到了飞机降落,他连个位置都没挪过。

“那个打架不会逃跑的布鲁克林来傻小子,我要看着他。”

“我会一直陪你到最后的。”
“史蒂夫… …没必要将我的希望完全打碎的。”

他痛苦地挠了挠金色的头发,发现在梦境里,对他来说,那支和巴基跳的舞,才算真正有意义的。

“队长,目的地到了。”

他被克林特的声音唤醒,跟着队伍走在后头,一声不吭。当他看看属于克林特的家庭,苦涩地发现自己过去,或是将来,都不会有这样一个令人羡慕的家。

要找到一个和自己经历相似的人是很难的。史蒂夫苦笑道,这会他还要加一句话;特别是我这种人。

“史蒂夫… …史蒂夫… …救我,我不想… …不想!忘记… …你… …”

史蒂夫一个冷颤,捂住嘴,闭上眼睛。他很熟悉这个声音,自己已经幻听过很多次了,他从娜塔莎给他的资料中找到一支U盘,里面唯一一个文件夹就是《冬兵》,点开后有一个分类叫做“首次武器维修”,他就看着巴基被栓在洗脑椅上面,发出忍无可忍的尖叫与怒吼,眼神从清明变成迷茫,连下洗脑椅都要两个九头蛇大汉拉扯着。史蒂夫了解他,他是个非常骄傲的人,除非在生命危险时,不然他是不会接受其他人的帮助的。

U盘里有上百份资料,他就自虐一般地不眠不休,一直看着电脑上的资金。他看见巴基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了下去,红润的面色变得苍白起来。反抗的画面开始消失,他渐渐变得麻木;有任务他就接,有人他就杀,每一次完成任务后的“武器维修”,九头蛇的高层都要赞叹他一句:“它真是我们九头蛇最棒的武器。”

史蒂夫让自己平静下来,他一下就注意到离开的索尔,转身追了出去。

“索尔?”

“我要去找我梦境里的东西,在这里,我找不到。”

史蒂夫第一次羡慕会飞的索尔和托尼。他垂下眼帘,把自己装成开心的样子。

看来巴基的事情只有等奥创的事情过去了。他对自己说;保护世界,也算是保护他。

… … …

奥创事件过后,史蒂夫回到公寓,休息了大半个月后,山姆带来了消息。

“队长,有那位失踪人口的消息了。”

史蒂夫当然知道山姆指的“失踪人口”是谁。他立刻朝着山姆给的坐标出发,在此之前,山姆和黑寡妇早就赶过去了。他坐了一天的飞机,刚刚下飞机就接到了黑寡妇的电话。

“队长?你到了吗?”

“我刚刚下了飞机,发生了什么事吗?他又逃了?”

“不,我们刚刚才到,他还在,你快来。”

史蒂夫拦下一辆出租车,报了地址,在后座一直紧张地搓着手,手掌心直冒汗。司机好心问了一句:“小伙子,见女朋友打算求婚啊?”

“不不不,不是,我只是去见一个… …老朋友了,很久不见了,我之前还以为他死了,哪知道…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消失不见。

司机一路被史蒂夫催着,直接飙车到巴基坐标那。“娜塔莎,我到了,你在哪呢?”

之后他与娜塔莎成功汇合,只见她指了指楼上唯一一个没有亮灯的窗户,挑了挑眉。她的意思是,他就住在那里。

史蒂夫悄悄从阳台钻了进去,发现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冰箱上贴着一张小纸条:

你叫巴基。
你喜欢吃李子。
你是史蒂夫,美国队长的朋友。(别去找他)

史蒂夫胸口一抽一抽地疼,他立刻转移视线去看其它地方。史蒂夫的视线瞄到冰箱上的小本子,直接翻来,里面夹着一张美国队长的画报。

他感到身后有气息,虽然低到让人无法感受,但史蒂夫还是知道他是巴基。

“你认识我吗?”

巴基明显紧张了,他握紧了手中的塑料袋,眼神有点飘忽不定,就是不敢看他。“你是,史蒂夫。”

“很好。”史蒂夫深吸一口气,左脚刚刚靠近一步,巴基就往后退一步,“巴克,我不会伤害你的。”

巴基捂着头后退,“不,我会伤害你的,离我远一点!”

“我知道你不会!”史蒂夫没有听巴基的,脚步没停,一直靠近着他,巴基也一直往后退着。直到脚跟碰到了墙壁。

已经没有退路了。

“史蒂夫·罗杰斯!离我远点!”

史蒂夫没有说话,他以行动来表达了一切,把巴基逼入了墙角。

巴基突然间吼了一声,接着墙壁的力朝着史蒂夫扑去,一瞬间还将藏在长靴里的匕首拔了出来,对准了史蒂夫脖子上的大动脉。史蒂夫微微侧身,手上一个倒扣,将进入了冬兵模式的巴基给控制了一下,冬兵手虽然动不了了,但是双腿还是能够行动的,他踩在墙壁上跳到史蒂夫的肩膀上,史蒂夫觉得这个动作很像娜塔莎的招牌式。

就在冬兵将史蒂夫压在地上准备动手时,恢复了一点记忆的巴基又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他深深地望了一眼史蒂夫,就像要把他永远记在脑袋里,跳出了窗外。

“山姆?”史蒂夫从地板上爬起来,按着耳机问了一句,得到巴基的方向后又换频道向娜塔莎描述了一遍巴基的问题。

娜塔莎那里安静了一会儿,声音又响了起来,“是九头蛇的程序,他们给巴恩斯的大脑里安装了一个小小的东西,只要他们给他定下的任务目标还没有死,并且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的话,在脑子里小东西就会把它的意识取代,直到任务目标死亡。队长,你现在最好的做法就是远离他,他会控制不住自己弄伤你的,情况更坏的话就是亲手杀了你。”

史蒂夫听见耳机里传来自己的声音,“不,他会控制住自己的。”

他追了出去,朝着山姆指的方向房子跳了过去。双脚刚刚踩上水泥地,自己就被背后偷袭了。冬兵已经将会妨碍自己机械臂的长袖给撕了下来,帽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这让史蒂夫能很好地看清属于冬兵的眼神。

冬兵先下手为强,匕首在他的手里简直玩出了花;刺、挡,史蒂夫除了要当心他的机械臂还要当心他的匕首,谁知道它会不会某一个瞬间就让他的生命结束?

史蒂夫打着打着分了神,露出了点小破绽,被冬兵一下就给抓住了,匕首还有一毫米就要刺进他的心脏时,又被巴基夺回了身体控制权,他怒吼一声:“别跟过来了!”

“怎么可能!”史蒂夫拉住他的手腕,“我是不可能放弃你的!”

巴基的头又痛了起来,他发现只有疼痛才能唤醒一点关于70年前的记忆,他想甩开史蒂夫的手,却被他紧紧拉住了。“F*u*c*k off!我会杀了你的!”

“你不会。”也不知道这个金发蓝眼的傻大个到底是怎么想的!巴基身体一颤,冬兵意识又接管了身体。史蒂夫任由他揍,一拳都没还过,在冬兵捡起掉在地上的匕首时,本该史蒂夫刺向却转了他自己的心脏。

与穿过空气进入皮肤的破空声同时响起的声音还有属于史蒂夫撕心裂肺的吼叫声:“NOOOOOOOOOOOO!”

巴基的眼神开始变得清明起来,他低下头看了看进去心脏只剩下刀柄的匕首,他将他拔了出来扔到一边,身体还是支撑不住,仰面倒下了。史蒂夫连滚带爬地到了他的旁边,手指不停颤抖着,“巴克,你为什么这么傻…?别动,你不会死的… …”

那把匕首就像插进了他的心脏里,还在里面转了个圈,绞痛着,破碎着。

“史蒂夫… …我记起来了70年前… …”巴基吐出了一口带着肉块的血,断断续续地说着,“我知道你是谁了,我记起了很多,就在刚刚。”

“别说话,我要看你健健康康地对说说,现在… …”

“不,史蒂夫,现在不说… …以后,就没有机会了。”巴基勉强笑了一下,手指抓着他的领子,语调就像70面前的布鲁克林交际花,“嘿,那个打架从来不跑的布鲁克林傻小子,很抱歉我没有看住你。现在,你能接受我了吗?”

史蒂夫张嘴想说些什么,就感觉自己的嗓子眼里有属于他自己黏糊的血堵在里面,带着铜腥味。

“他…好像还是没有接受我啊?”巴基苦笑着。

“巴克… …你会死的!”

巴基却像没有听到那句话一样,灰绿的瞳孔开始涣散,他说:“史蒂夫,我们不该来未来的。”

“我们……我们不该来,不属于我们的未来的。”他抓住史蒂夫衣领的手垂了下去。

他的灰绿色眼睛没有闭上,嘴角还有一抹微笑,像是在庆幸死亡,眼角下还有一滴正在流下的眼泪;史蒂夫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巴基要说“I'm with you till
end the line.”

他指的是,在他生命中的最后,依然会在他的身边。

史蒂夫抱着巴基,无声地哭泣着。嗓子里本来不存在的血像愣是被他吐了出来,他朝着已经没有了太阳的天空吼叫着,带着遗憾、悔过、和难以愈合的伤口。

恍惚间,他似乎看见了咆哮突击队都在酒馆里,他问巴基,“准备好和美国队长出生入死了吗?”

别去,别去!

求你了!别去!

世界的喧哗声开始现实,眼前的场景也从巴基未闭上眼的尸体转换成和他坐在小酒馆中谈话的一幕。还是个少年的巴基笑眼弯弯,眼波流转,“才不要呢。”

对的…对的。别去,千万不要去…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这样子…

“我不追随美国队长,我要追随那个和我一起从布鲁克林来的傻小子,打架起来不懂跑的小个子,我要看着他。”

史蒂夫抱着他逐渐变的冰凉的尸体哭了出来,眼泪掉在了巴基的脸上,他用手合上已经没有亮光的眼睛,喃喃着:

“回家了,巴基,我们回家了。”
“你终于…终于不是一个人了。”

从此,布鲁克林的公墓中又多了一座无名的坟墓,每天都会有一束薄荷花放在上面,薄荷花还会将带着帽子的男人带来,在墓前一站就是几个小时,直到天黑才会离开。

就这样过了很久,地球因为外星球的侵略而毁灭,,复仇者无力挽回,一个个倒下,一个个战死沙场,最后剩下只有美国队长,他穿着染血的战服来到布鲁克林那座无名的公墓前,扔下头盔与伤痕累累的盾牌,半靠在公墓上。

他一个人的安静和背后笼罩着半个天空的飞船成为对比,他看着不断爆炸的四周,从口袋里摸出他随身携带的匕首,毫不犹豫地逼进自己的胸口。

真疼啊
,巴克,你当时是不是也是这么疼的?或许比这样更疼?

有一个迟来的答案,我一直想告诉你的,可是你好像听不到了。

我爱你,我一直都很爱你,我只是无法面对现实。

史蒂夫一下就红了眼眶;巴基,巴基。

这下,我来陪你了,我又来找你了。

他将偷靠在墓碑上,永远闭上了那双海蓝色的双眼。

I'm with you till end the line,我也没有食言哦。

——————————END——————
薄荷是可以开花的!【我第一次知道233】
花语是:愿和你再次想遇  请你再爱我一次好吗?
来来来,虐不虐?虐不虐?你就说虐!不!虐!
【这是一只一直想虐哭别人的的黑心作者】
【记得关注、点红心❤、分享、留言给我噢!】
【不催更完全不想写的家伙( ̄^ ̄゜)】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