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星✨【闭关修炼

噢对,喻文州我老公,王杰希男朋友,我爱许墨,还和李泽言有一腿,不接受任何反驳就这样。

全职的霍格沃茨日常(1)

《全职的霍格沃茨日常》

(1)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杜明在那堵红漆砖块墙站了许久,又不死心地抬头望了望标着8号和9号的站台,最后又一次拿起手中的白色信纸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

亲爱的杜明先生:
     我们愉快地通知您,您已获准在霍格沃茨魔法学院就读。随信上所需书籍及装备一览表。
    学期定于九月一日开始,请您带好行李在车站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出发。”

  他深吸一口气,闭着眼睛冲进那一座快要塌陷的红墙中。

  “哎呦!”杜明睁开眼,发现自己手中的推车撞上了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姑娘身上,肥胖的猫头鹰快从半开的笼子里飞出来。

  杜明刚张开嘴巴抱怨一句,但是看见转过身的女孩,直接惊的咽了口口水——她有着一袭齐肩的棕色短发,蔚蓝色的眼睛中带着浓浓的… …嗯,不屑?她狠狠地瞪了杜明一眼,扬着下巴竖了根中指,转身走进了火车车厢中。

  杜家小公子的大脑立刻就被句“好漂亮好攻好不做作的女人,和外面的清纯女巫完全不一样!”就像某站的弹幕一样还带各种颜色,最后直接刷屏,直到屁股被推车撞上,直接五体投地趴在地上才回过神。

  乔一帆见撞上了人,立刻道歉,扶起杜明“对对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还好吗!”

  杜明抬起头,鼻孔中流下两行鼻血,眼半天都凝聚不起一点神态,乔一帆以为自己撞傻了个人,等杜明跪坐在地上时,乔一帆才听到他微弱的声音:

“我恋爱了…”

乔一帆在这吵杂的环境中没法听清,提高音调拖长了音:“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杜明突然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子,用一种全车站都能听见的声音回答了他:“我恋爱了!!!”

接着,整个车站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盯着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长石椅上的杜明,暗暗地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的脑壳。

(2)霍格沃茨
   卢瀚文一下列车就被夜里的寒气使着打了个寒战,接着就听见一声非常雄厚的低音:“一年级的小萝卜小土豆小白菜小苹果们!看这里!到这里,跟我走!”
 
  小…小土豆小白菜小苹果???卢瀚文眼角抽搐,朝着声源处望去。是个整个身子都包裹在黑袍子中的怪人,正举着一个像铃铛又像油灯的东西在手中摇着。

   当一年级生都挤在他旁边时,他才露出一抹露齿笑,摘下黑色的帽子,转身领着他们走进了一条陡峭狭窄的小路走下坡:“拐过这个弯你们就可以第一次看见霍格沃茨了!”

  狭窄的小路尽头突然出现了一片黑色的湖泊,湖对岸高高的山坡上耸立着一座巍峨的城堡,城堡上塔尖林立,一扇扇窗口在星光下闪烁着。
 
  魏琛帮新生们安排好小船,卢瀚文看见这城堡愣了一会儿,回过神四处望了望,船支基本上都做满了,只剩下最前面魏琛的船上有一个空位。

当魏琛接完了一年级新生后举着煤油灯在气喘吁吁地划着船时,卢瀚文非常怀疑他马上就要把这艘船弄翻了,他忐忑地喊出声:“前,前辈!你为什么不用船桨划船!”
 
  魏琛在前面摇了摇头,用一种很奇怪的语气说道:“因为我划船只靠浪啊。”

  卢瀚文:“????”出去我要举报霍格沃茨虐待学生。
 
  不是非常怀疑,而是船的半截身子已经进入了湖面里。卢瀚文紧张地抓着魏琛的大袍子,两只脚吊起悬空在船的外侧,泪眼汪汪,咬着下唇苍白着脸盯着黑漆漆的湖面。
 
  和卢瀚文同船的还有被誉为巫师天才的高新杰,他苍白着脸盯着即将要翻的木船,缩着脖子咽下一大口口水。两人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同样一句话——下次见到魏琛就绕路走!

  最后上岸时,魏琛第一个跳下船,同样苍白着脸,插着腰朝着刚刚呕吐完了的高英杰和卢瀚文点头:“很好,你们两个小土豆小萝卜已经通过老夫的考验了,祝你们在霍格沃茨愉快!我们下次再见!”

  高新杰卢瀚文本就苍白的脸更加苍白了,他们对视一眼——“还有下次?!”

城堡大门缓缓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身穿黑色长袍撑着伞的黑发男子。魏琛朝他喊了一句“老叶!”,又比了个手势。男子点了点头,带着一抹笑容看向密集的“小土豆小萝卜小白菜们。”

  “呦。”他笑道:“新生耶。”

分院仪式(3)

  一年级入院第一步——分院啊!

早在几年前把本是拉文克劳的王杰希分到格兰芬多后就产生了浓浓的自我怀疑,好在王杰希死不进格兰芬多才挽回了一场大灾难。

身为霍格沃茨的校长,冯宪君非常敬业,每次分院都在旁边问学生的意愿,所以被各个学生们尊称冯主席。他念着长长的新生名单,看表情是要昏古七的样子。

“包荣兴。”冯主席念完这个名字后立刻灌了一杯水下去,一个男孩子蹦蹦跳跳地跳上来,冯主席刚拿起手中的分院帽想要放在包荣兴的头上,他就太过欢脱的摔在冯主席面前。

他鼻青脸肿地爬起来,乖巧地坐在椅子上双眼发光地盯着冯主席。分院帽在包荣兴头上待了一会儿,张开它那不像嘴巴的裂缝:“格兰芬多!”
 
  格兰芬多的餐桌立刻鼓起掌来,冯主席含着水低下头看着包荣兴,哪知道包荣兴看着他问了一句:“冯主席,你是什么星座的呀!”

  冯主席嘴巴里的水直接喷出来,直接把包荣兴推下椅子,进了格兰芬多的桌子上。

“咳咳,唐柔。”杜明盯着上台的小姑娘,眼睛“噌”一下就亮了起来。紧张地抓着手上的袖子。盯着唐柔不能放,当分院帽盖住他眼中的视线。

  杜明念叨:“格兰芬多格兰芬多格兰芬多!”
 
分院帽也念叨:“不不不,赫奇帕奇赫奇帕奇赫奇帕奇!”

“格兰芬多格兰芬多格兰芬多!”

分院帽最后也那他没辙,只好宣布:“格兰芬多!”

杜明得到答案一下就甩开分院帽,朝着格兰芬多的阵营大步走,坐在唐柔旁边献殷勤。

唐柔看了一下红着脸还傲娇着的杜明,又看了看自己桌上堆成一大堆的小山:“神经病啊?”

TBC

————————
@略略略 和这位小水军一起想出来的梗嘻嘻
某些地方借鉴了原著与一篇我喜欢的文章。
记得留下你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噢!多留言也好qwq
欢迎催更qwq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