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星✨【闭关修炼

噢对,喻文州我老公,王杰希男朋友,我爱许墨,还和李泽言有一腿,不接受任何反驳就这样。

全职的霍格沃茨日常(3)

*注意:内含修伞高虐自己喻黄高糖!

*如果和我站的不是同一个cp,就请向下滑找到想要观看的位置就好啦
黑喂狗!

(7)并没有几个人认真看的魁地奇比赛

   又是一场漂在空中的魁地奇。格兰芬多的院长张佳乐这么想着,盯着天上骑着扫把的几名学生神游着。


  并不是他对这魁地奇没有意思,而是————昨天晚上…他和孙某同学干一些坏事直到天空微微发亮才停下,本来大孙是想帮他请假的,愣是被张佳乐阻止:“要是我这个院长都不到场的话!还指不定斯莱特林那群毒蛇会怎么对待我的小狮子呢!你不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不行!我必须要去!十包零食也不可以!”

孙哲平没辙,只好悄悄从观众席跑到张佳乐旁边去,讨好似的扯了扯他的袖子:“教授…你还好吧。是不是又疼了?”

是的,师生恋。张佳乐没好气的给他翻了一个白眼,压低了声音:“亏你还知道!”


身为老虎形态的阿尼马格斯,韩文清坐在背后听到的全程,打了个恶寒后视线悄悄飘到了正骑着扫把躲在场外决定算计人的斯莱特林四大心脏之一的张新杰身上。


想什么呢。韩文清虎着脸摇了摇头,吸入一口冰冷的空气,见叶修没有到场:“叶修呢?”


校长冯主席说:“应该在陪那只幽灵吧。话说那只幽灵也真够倒霉的,到底得罪了谁才会用法器收着他的灵魂,只有在月潮的时候才能被放出来啊。叶修都和他八九年没有见过面了,黑魔法防御的助教苏沐橙还悄悄哭过呢。”


好吧,整个霍格沃茨,只有叶修和苏沐秋最虐了。


(8)霍格莫德


    三年级的学生们在周末一般都会跑去霍格沃茨下方的小镇,当苏沐秋和叶修还是个学生的时候,经常会逃课钻密道去霍格莫德的蜂蜜公爵糖果店买上几大袋糖果,再去酒吧里喝杯味道奇特的黄油啤酒,就当做是受惩罚时的安慰。


“怪味豆。”叶修用魔杖指着密道前的雕像挥了挥,从地上的石砖抽出一块。洞口就在叶修面前,他与苏沐秋对视一笑,先跳了下去。


这个密道是通往霍格莫德村庄里面的,他们两个脚一着地就朝着蜂蜜公爵的糖果店跑去。


“巧克力蛙,比比多味豆,蟑螂团,会爆炸的夹心糖。”叶修对着糖果匣子的名字念了一边,看向苏沐秋:“你一个也吃不了。”

苏沐秋:“呵呵。”

当叶修和苏沐秋拎着一小袋糖果出蜂蜜公爵糖果店时已经是夜晚了,他们继续在被大雪覆盖的霍格莫德走着,一人一幽灵沉默着在路上留下一串脚印,又逐渐被大雪覆盖。叶修的头发上与巫师袍上都铺满了细细碎碎的雪绒。

他突然停下来,转头看向漂在他身边的苏沐秋。

叶修说:“你说,我们这样算不算一起白头?”

其实苏沐秋已经成了灵魂,雪花都穿过了他的身体,叶修在时间的流逝中变化了很多,而苏沐秋依然是那个调皮捣蛋的拉文克劳六年级,早早就获得梅林一级徽章的巫师,永远都保持这个模样不变。

苏沐秋刚想开口说些什么,耸立在霍格莫德的大钟就开始敲响,叶修朝着那看了一眼,再回头时苏沐秋早已化做灰尘回到他本该待在的地方。
 
“……骗子。”叶修说。

叮叮当当,午夜的时钟已敲响。
叮叮当当,那令人沉沦的美梦就要醒来。

(9)信鸽情书

第二天的下午第一节课就是黑魔法防御课是蛇院和狮院的三年级一起上的,蛇院级长的心脏学霸喻文州,用过午饭就来到教室,只看见身穿狮院的校服的一个人趴在桌子上发呆,对着他露出一个金黄色的小脑袋。

喻文州:“黄少天?”

他似乎没有料到居然会有人比他早来,而黄少天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手忙脚乱的站起来,举起魔杖做了一个大大的行礼:“叶修教授好好好好好好!!!”

喻文州被他的样子逗笑了,也举起自己的魔杖朝他行了个礼,“嗯,少天先生好。”

听到不是叶修的声音,抬头看见喻文州的面容,这让小霸王黄少天立刻红了脸,手忙脚乱地放下魔杖,不知所云:“文州先生早,今天真是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的一天是吧,你也来这么早啊呵呵!你吃了午餐吗今天餐厅有特供白斩鸡,还有还有,你喜欢……”

黄少天看见喻文州笑眯眯的样子,硬生生地把接在“你喜欢”后面的“我吗?”给捏碎藏在喉咙里。

“你喜欢…白斩鸡吗,很好吃的。”

喻文州说:“我喜欢,很好吃呢。”

叶修不知什么时候带着一大堆三年级的格兰芬多学生走到了前面讲台上,叫着黄少天的名字。

“那那那…我先走了!下…下次再见!!!”黄少天似乎是落荒而逃,一溜烟就不见了影子,害得围在一起喝午茶的画像们都被吹走几只,有个白头发的画像老太太摇着头又重新加了杯茶:“现在的年轻人啊,又急又吵,那男孩子跑步还要说话。真是年轻无极限啊。”

噢?喻文州被画像的话语吸引过去,文质彬彬地朝着画像里的老太太行礼做自我介绍,绕了好几个弯子才转移到正题上。

“女士,您能告诉我那个刚刚跑过去的龙族男孩到底说了什么吗?”

…………

黑魔法防御课。

黄少天无聊地转着自己手上的魔杖,用余光悄悄地望着坐在旁边的喻文州,又做贼心虚的收回视线。

“黄少天。”听到喻文州悄声叫他,他立刻回头。只见喻文州手心上捧着一只白色的千纸鹤,笑着朝它吹了口气,那千纸鹤就像有生命一样朝他飞了过去。

将千纸鹤打开一看,染着黑色的墨水花体字缓缓现形,黄少天在心里默读;
今天三楼的画像夫人听到你说:“什么时候和喻文州说声告白呢?”
我回答她:“现在就可以了,只是他太害羞了。”
 
黄少天红了脸,直到一节课结束后依然没有消退下去。喻文州等下课后,撑着脑袋笑吟吟地对黄少天说。

“什么时候才和喻文州在一起呢?”

评论

热度(19)